17K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且以深情共此生 > 第1121章 长大了

第1121章 长大了

  

"啊?"周岁淮像是压根没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,慢吞吞的配合着手上揉面的动作,'没怎么看啊。'


这口吻,仿若她天生就应该是统治者。


从扁栀此刻的角度,只能看到周岁淮的侧脸,是带着笑的。


也不知道为什么,看见这笑后,她心里的紧张一下子就放松了,她也笑了起来。


客厅里卷着惬意的凉风,扁栀在这风中,勾着嘴角,也学着周岁淮用漫不经心的口吻问,“我还以为你会不同意。”


周岁淮笑了笑,“不同意什么?”


都没停顿,周岁淮又笑了一声,“觉得我会因为你怕受伤,所以让你辞了毒蝎老大的职位?”


扁栀看着周岁淮一点点的搅拌着面糊,看着他在这句话后摇了摇后,“我没这么想过,”周岁淮的口吻逐渐变的认真,“你先是扁栀,然后才是我的妻子,你很聪明,冷静更理智,我相信你的一切决策,也明白你有一颗柔软的内心,你很强,我甚至对你有慕强的心理在,强有力的人,对社会终究有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,这个我懂。”


“你受伤我会心疼,其余的我也不敢多想,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无论日后何种处境,你要尽可能的保全自己,”在午后热烈的阳光中,俊美的男人围着黑色的围裙,微微转过头来,跟扁栀对视,他唇瓣轻启,温柔的说:“我希望你要明白,你为那么多人活的同时,里头有一个叫周岁淮的。”


周岁淮笑起来,有点不好意思,但又很直白,'你要明白,你若死,我不会独活。'


扁栀一瞬间被这些话撞的愣了神。


他不是不在意,不是不心疼,只不过,他把自己的性命也同时交给了她,并且告诉她,他会跟她一同进退。


这就是周岁淮没有阻止的理由。


他说——


你先是你自己,之后才是我的妻子。


人生百种疾苦,我会跟你共进退。


扁栀一刹那被巨大的温柔包裹住,她想说点什么,可又似乎什么都不足以形容心情。


于是,只好笑着点头,自己低头高兴了好久。


“周岁淮,我想跟你说——”扁栀在这暖暖的春意中开了口,想坦白的。


门在这个时候“砰!”的开了,周恩幼忽然杀了进来。


“你这孩子……”扁栀都傻眼了,“你,”周恩幼站在门口,双眼通红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“怎么了啊?”


扁栀完全忘记了刚刚要说的,站起啦,走到门口牵着女儿的手。


周恩幼的手有些凉,扁栀蹲下,耐心的又问了一边,“谁欺负你了?”


小土匪长大了,变成了小混蛋,在国内高年级的男孩欺负人,她一巴掌就敢过去,这里是北美,毒蝎的地盘。谁敢把这丫头欺负成这样?


扁栀都不记得多久没见过周恩幼哭了。


周恩幼也不说话,就是只是哭,最后勾着扁栀的脖子,哭的累的睡了过去。


周岁淮知道扁栀手上有伤过来把人接过去后,小声问,“怎么了?”


扁栀摇摇头。


等周岁淮把人抱上楼了,才走出去找刘书意,“周恩幼怎么了?”扁栀半蹲下身子问刘书意。


才刚问完话,扁栀就愣住。


“你……怎么也……哭了?”刘书意的眼眶很红,仔细看的话,能够发现她居然在发抖,扁栀皱起眉头,“在怕什么?”


刘书意却也只是摇头,想抱扁栀,但是努力克制着,最后实在忍受不了,才伸出手,勾着扁栀的衣摆,很小声的啜泣。


这孩子也不知道背着人哭了多久,脸上挂着泪珠,看起来可伶极了。


可跟周恩幼一般,无论扁栀怎么问,就是不说话,最后迈着腿匆匆上了楼。


如果说,周恩幼哭的次数是百年一次,那刘书意就是千万年一次了。


这孩子性子很冷,比林灵还有过之无不及,这孩子像是天生没情绪,除了对待身边的人,其余的人,连个眼神都不会分,这叫她看起来格外不近人情。


也是因为这样,刘书意的情绪几乎很少有波动的时候,更别提哭了。


“跟恩幼吵架了?”周岁淮猜测道。


这个解释很合理,这两个丫头平日里好的跟一个人似的,也就是吵架了,刘书意才会哭,否则,别人的话,她压根不会入心。


扁栀没太发表意见,她沉默了一会儿后,终于还是叹了口气。


她没多说什么,原本要跟周岁淮说的话,这会儿也没了气氛,她在楼下把周岁淮准备的橙汁喝完,然后才上楼。


她先是打开了周恩幼房间的门,里头没人。


她又去了刘书意的房间,里头也没人。


她环绕一圈,在顶楼的小帐篷里头找到了两个小家伙。


这是平日里给家里的拉布拉多搭的小房子,软乎乎的,两个小家伙躺在里头已经睡着了,眼角还都挂着泪珠,瘪着嘴可怜兮兮的,可两只小手却始终牵着。


周岁淮拿着软毯进来,轻柔的盖在两个小家伙身上。


扁栀跟周岁淮两个人蹲着身子,安静的看了好久。


下楼的时候,周岁淮问,'两小丫头吵架了?'


扁栀轻轻摇头,慢慢的说了句:“长大了。”


扁栀虽然不认同周国涛这个人,但是,他的某些方面,她一直是很欣赏的。


比如在孩子的教育上。


她从来没有期盼过自己的任何一个孩子一定要成为人中龙凤,她只希望他们开心,家里有足够的资产让他们快乐的按照自己的方式过一辈子。


所以在教育上,在各种人格的塑造上扁栀从来没有太多的条条框框。


身体健康,足以。


可从那天之后,周恩幼跟刘书意像是变了一个人。


周恩幼表面上看着跟之前没什么区别,可跟毒蝎的人走的越来越近,她看起来话很密,但是又在毒蝎某些决议的时候很安静,像是在摸透什么。


刘书意比之前更冷了,手段也狠,完全不像这个年纪孩子应该有的脾性。


毒蝎的人直接管刘书意叫:“姐”了,性子是真的冷。


周恩幼比之前更黏扁栀,时不时的要来个贴脸,偶尔会看着扁栀发呆,半夜会拎着枕头赤脚跑到扁栀的房间,在红着眼睛躺到扁栀跟周岁淮的中间。


在周岁淮问怎么了时,周恩幼会抹着眼泪,转头抱住扁栀的脖子,轻轻的叫:“妈妈~”